(2 / 2)

“爷爷不让我告诉你,这种透支生命的方式,只有我们徐家人,才能使用。”

徐若影双手插着裤兜,一脸傲然的看向蚩令,“她是谁?”

这里的人都知道,蚩令是九黎族。

所以,她这段时间,和文墨一样,都以九黎族姿态示人。

和曾经的她,大相径庭。

蚩令微笑的走过来,“徐小姐,我是蚩令。”

“恩,今后别叫我徐小姐,听着生分。”

徐若影淡淡的说道,“叫我姐姐就行。”

我擦?

蚩令有些懵,好家伙,这么狂吗?

刚到贯通境界而已,自己可到了淬炼境界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老公,我有很多话给你说。”

徐若影突然拉住封林的胳膊,往远处的别墅走去。

直接把蚩令晾在这儿了。

“你特么……”

蚩令回头看了眼,随后露出一丝冷笑。

有意思。

那就陪你好好玩玩。

徐若影拉着封林回到别墅,赵青青正戴着耳机,在电脑前开会。

她看到徐若影回来,惊喜的摘下耳机,“姐姐,你回来了。”

“继续开会,一会儿再聊。”

徐若影对赵青青笑着摆手,便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。

她抱着双臂,翘起二郎腿,问道:“怎么没见小鱼啊?”

“她在遗迹深处,张雨荷前辈在教导她。”

封林笑着坐在徐若影身边,“老婆,你到底怎么修行的?”

“咳咳!”

徐若影轻咳一声,“最近可能太刻苦了,腰酸背痛的。”

“老婆,走!跟我进屋,我给你放松一下。”

封林拉起徐若影的手。

“算了,有点饿了,还是先填饱肚子吧。”徐若影淡淡道。

“好,那我下面给你吃。”

封林笑着站起来。

“别忙活了,我答应了爷爷,不能告诉你。”

徐若影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包水果干,伸个懒腰,躺在封林腿上。

她突然觉得挺舒服的,难怪封林一直喜欢这样。

“愣着干什么,喂我啊!”徐若影霸气的看了眼封林。

“我擦?”

封林原本想教训她一顿。

不过仔细想想,徐若影这么努力的变强,还不是为了自己。

确实应该值得褒奖。

就暂时让她狂几小时吧。

封林将水果干的包装袋打开,拿出一片草莓干,放到徐若影嘴边。

徐若影一口吃下,一边咀嚼一边道:“你是不知道,我这次受了多少苦,但想起那个什么女帝,还有神宫寺秋惠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”

“辛苦了。”

封林轻轻拍了下徐若影的身前。

“爪子拿开!”

徐若影脸颊有些微红。

“抱歉,你这么躺着,面积太大,我原本想拍肚子的。”

封林尴尬的又拿出草莓干。

“哼!竟然瞒我这么久,我才从爷爷那儿知道,你真正的修为。”

徐若影淡淡的说道。

“哦?爷都告诉你了?”

封林倒没觉得什么,境界这种事,本就不是什么秘密。

“他说你两年前就神窍巅峰,原本让我神窍巅峰就回去,我堂堂一家之主,肯定要超越你啊,所以我一直拼着命,坚持到贯通。”

徐若影正说着,蚩令从外面走进来。

“老公,这次任务的事,我想再和你聊聊。”蚩令迈着莲步,坐在封林身边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