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全部小说> 古代言情> 全集阅读他清冷撩人,娇妻夜夜难眠

>

全集阅读他清冷撩人,娇妻夜夜难眠

橘子软糖著

本文标签:

最具潜力佳作《他清冷撩人,娇妻夜夜难眠》,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!主人公的名字为姜芙萧荆,也是实力作者“橘子软糖”精心编写完成的,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:她有一个秘密,及笄之年后,每晚的梦里都有一个男人,他阴鸷疯批,在她身边拼命撩惹,每每醒来都会面红耳赤。他也有一个秘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梦里都会出现一个女人,她婀娜多姿,娇艳又惹火,让他每晚都欲罢不能,于是,他暗中找了这个女人许久。直到那天,侄子要跟一个传说中的丑八怪退婚,求他去走这一趟。一去不要紧,他发现这个女人竟就是梦中的女人……后来,他将她娶回家,日日撩夜夜宠,却和梦中的差了一点滋味。他:“现实中的夫人很怕我,怎么办,在线等!”...

来源:rmsjzddi   主角: 姜芙萧荆   更新: 2023-08-21 22:55:21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看过很多古代言情,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《他清冷撩人,娇妻夜夜难眠》,这是“橘子软糖”写的,人物姜芙萧荆身上充满魅力,叫人喜欢,小说精彩内容概括:听到许皇后提萧玉璋,许蕴眉眼间尽是嫌弃,“是他,这萧玉璋就是个混不吝,还好阿芙妹妹跟他退亲了”“哦?怎么回事?”许皇后在宫里无趣的紧,听到有八卦她坐直了身子许蕴随即将那萧玉璋之前如何看不上姜芙,死活要退亲,又在退亲后见到姜芙美貌想要反悔的事都告诉了许皇后,最后还狠狠批判了萧玉璋只看脸,完全不顾女子的名声“阿芙妹妹在姜家处境本就难,萧玉璋退亲直接将她推进了悬崖”“是啊,萧家这做法太不地道,老...

第3章


“爷可是要睡了?”

萧荆用完晚膳就命下人铺床,以往他都会在书房待到半夜,这会儿外面天光还大亮,实在是反常。

“嗯。”

萧荆身子微僵,梳洗过的发尾带着潮湿,或许是下人眼中的疑惑太明显,他右手握拳抵在嘴边轻咳了一声。

“今日累了。”

“是了,爷每日办差实在辛苦,是该好好休息。”

下人不疑有他,铺好床就退出去,还小心帮他关好门。

躺在床上,萧荆闭上眼,想着小姑娘的样子,逼自己入睡。

梦里的花厅和现实中一样,只是月季繁茂的花苞堆满了半间屋子,两人就躺在这堆花丛中。

姜芙在上,萧荆在下。

萧荆睁开眼就看到小姑娘娇媚的脸。

“萧三爷?”

姜芙素手按着男人的胸膛,声音怯生生的。

以前不知他的身份,她可以随意与他相处。

如今知道他是活生生的人,性子还那样冷淡,她就害怕了。

小姑娘乖乖软软的趴在他怀里,几朵月季在她身后绽放,衬得她越发娇媚。

萧荆喉头一痒,伸手揽住她的腰,将人往前贴了贴。

虽是梦中,可触感却很真实,甚至萧荆还能闻到她身上甜甜的香味。

花枝伸出来,有朵月季落在她脸颊,小姑娘面若芙蓉,被那月季衬得宛如花妖。

萧荆眸色渐深,指腹碾着花瓣在她唇上晕染出绯色。

他白日时就想这样做了。

她的唇那样软,比这花瓣还要娇嫩,引得人想要蹂躏。

姜芙吓坏了。

明明梦中更过分的都做过,可那会儿她不知道萧荆的身份,自然不怕他。

但如今知道他是萧玉璋的小叔,白日时还对她冷着脸,晚上却入梦来欺负她。

姜芙小性子上来,张嘴咬了他一口。

但她那力气跟猫儿一样,指腹被她牙磨着,不疼还带着痒,萧荆往里探了探,抵着她的舌,几滴涎水从嘴边落下,姜芙眼神微怔,杏眼如小鹿般惊慌,挣扎着将他推开。

梦境倏然转为黑暗,萧荆睁开眼,将手伸到眼前,黑暗中死死盯着。

上一瞬他还抱着小姑娘,下一瞬怀里就空了。

他就这样可怕,现实中怕他就罢了,就连梦里也开始抗拒他。

......

“姑娘,要不我去求大太太给您找个大夫吧,总这样不是法子。”

白杏进门就看到姜芙围着被子,神情恹恹的坐在床上。

原本娇艳的面容也像打了蔫的花苞一样,憔悴的很。

“嗯。”

姜芙小脑袋点了点,松了口。

她竟然咬了他。

太可怕了。

她实在不想再梦到萧荆了。

大房。

昨日姜瑶和姜琳出去逛街,错过了萧家退亲的热闹,这会儿两人依偎在严氏身边,表情颇为遗憾。

“早知道昨日就不出门了,也不知道萧家是怎么羞辱她的,而且竟然还是萧家三爷来退亲,姜芙何德何能!”

明明是坏事,姜瑶眼圈却要嫉妒红了。

毕竟那可是萧荆啊,平日哪能见得到,姜芙还真是好运气!

姜家两房总共四个小辈,姜瑶是姜大太太亲生的女儿,行二,上面还有个哥哥姜琦。

姜琦早早娶妻,妻子是严氏的娘家侄女,他在外地做知县,无召不得回京。

姜瑶比姜芙大了一岁,今年已经十七。

严氏对这唯一的女儿很是宠爱,还没及笄就给她相看人家,只是如今姜府没落,姜家大爷虽然袭了爵,但忠勇伯府也只剩个空壳子。

他在翰林院挂了个闲差,平日上朝都排不上号。

姜瑶的亲事高不成低不就,又有姜芙的亲事在上面压着,严氏憋着劲要给女儿挑个更好的。

可京城除了王公贵族,哪个能比得过萧家,姜瑶就这样蹉跎了。

再说姜琳,她只比姜瑶小几个月,是姜大爷的妾室所出。

严氏善妒,姜家大爷后院只有这一个妾室,还是严氏的陪嫁侍女,所以姜琳从小就是姜瑶的小跟班,对她唯首是瞻。

听到姜瑶的话,姜琳附和道,“萧家三爷那样的人物自然看不上姜芙,倒是二姐跟他很是相配。”

“琳儿莫要打趣我!”

姜瑶捂着脸嗔了姜琳一眼,可仔细看过去,她眼底却是藏不住的势在必得。

姜琳的话让严氏也有些意动。

“琳儿说得没错,若瑶儿嫁给萧荆,咱们姜家也能更进一步。”

以前姜芙跟萧玉璋有婚约,严氏不敢想,现在萧家退了亲,她自然就没了顾虑。

“谢家刚送来帖子,三日后举办赏荷宴,如今谢家简在帝心,他办宴会萧家定会捧场,到时候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争取让萧三爷看上你。”

说着,严氏从身边婆子手里拿出几张名帖递给姜瑶姐妹二人。

“怎么是三张?”两人都有些惊讶。

“谢家也请了姜芙。”严氏答道。

“请她做什么?她刚被退亲,名声都坏完了,去谢家出丑吗?”

姜瑶嘟着嘴很是不满,她可不想被姜芙连累。

“这赏荷宴是谢大姑娘主办的,你又不是没听说过她的名声,最是个面面俱到的,既然邀请姜府的姑娘,自然不会漏了姜芙。

我儿放心,姜芙被萧家厌弃,已不足为惧。”

知女莫若母,严氏自然知道姜瑶在想什么。

姜芙那张媚色倾城的脸,任谁看了都会心动,不然她也不会关她十多年了,就怕萧大公子见了动春心。

但如今亲事已退,就算萧大公子想反悔,世子夫人也会拼死拦着他。

毕竟这亲事退的不光彩。

姜芙无依无靠,身后没有助力,日后只能做妾,哪里配做她女儿的阻力。

姜瑶被严氏说服,转怒为喜,“娘说得对,她才不配我上心呢,去参加宴会也好,姜芙从未出门见过人,她那胆小如鼠的性子肯定会被人嫌弃。”

只要想到姜芙会在众人面前出丑,姜瑶就兴奋的不行。

这宴会,姜芙必须参加!

几个裁缝娘子来了二房,给姜芙量体裁衣。

“王妈妈,这是要做什么?”

二房还从未来过这么多人,白杏有些警惕。

王妈妈轻蔑的哼了一声,“太太心善,允四姑娘去参加谢家的宴会,这不,还让人给四姑娘置办新衣呢。”

“宴会?我家姑娘也能去?”

白杏又喜又忧,喜的是她家姑娘终于能出门,说不定这次出去还有机会去药堂找大夫看看魇症。

但忧的是,自家姑娘刚被萧家退亲,外面的人不知道会怎么说她呢,姑娘性子这样软,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?

白杏又发愁了。

“我还能骗你不成,锦绣坊的衣服可不便宜,若不是为了去谢家,四姑娘可没有机会穿这样的好料子。”

王妈妈语气讥讽,她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看着一旁看书的小姑娘。

四姑娘美则美矣,可性子实在上不得台面,日后也是个做妾的玩意儿。

她撇撇嘴,眼神越发鄙夷。

姜芙后知后觉抬起头,知道这婆子是在嘲讽她,她倒不觉得难受,反正她们的轻视厌弃也不能让她少块肉。

姜芙揉揉脖子,将看了大半的书阖上,这是母亲留给她的香谱,这些年她不知翻了多少遍,书上的香方都已经倒背如流,只是从没上手做过。

她手痒的很。

赏荷宴姜芙不感兴趣,但她想出门买香料。

想到这,姜芙心头意动,对着白杏说道,“那就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