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畅读全文版(林冰清顾北城)已完结小说_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畅读全文版(林冰清顾北城)小说免费在线阅读
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畅读全文版
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畅读全文版

怡然

本文标签:

经典力作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,目前爆火中!主要人物有林冰清顾北城,由作者“怡然”独家倾力创作,故事简介如下:谢玉渊这一声命途多舛,没想到死后还被缠着研习药理医术,当了个练手的傀儡。一朝重生,她把滔天恨意化为实际行动,从苏醒的那一刻起,她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……某瞎子却赖着不走,“他们都说我家王妃心狠手辣,可我怎么看都觉得,是贤淑可爱……...

来源:tjtsjzddi   主角: 谢玉渊李锦夜   时间:2024-07-10 20:15:10

小说介绍

高口碑小说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是作者“怡然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谢玉渊李锦夜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,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:吃完,她搬了个矮凳子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,看着忙进忙出的孙兰花,心里没有半点得意。爹明天就得回矿上,她往张郎中那边去,家里就剩下娘一人,孙老二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。想个什么法子,能护着娘的安全呢,总不能天天给那条死狗下巴豆吧。爹不去矿上,是最好的办法,但孙家绝不可能让爹不去...

第四十四章




除夕一过,一直到正月十五,林冰清都窝在家里苦读医书。

累了就睡,睡醒了再看,一日依旧两次行针,日子过得不紧不慢。

高重则天天往后山捣鼓那两亩荒地,一日里有半日在田梗上晃荡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地是荒地,苗不是荒苗,两场细雨过后,麦子长势喜人。

高氏上午跟着男人去地里,下午教李青儿绣花,日子一安稳,疯病就再也没发过,

李青儿的针线活也有所长进,至少绣出来的花,已经有点花样了。

正月十五一过,林冰清又跟着张郎中出诊。

冬春季节之交,天气乍暖还寒,庄稼人最易染病,两人忙得脚不沾地,有时回到家中都已夜黑风高。

有一日,林冰清踏着夜色走进院里,惊讶的看到东厢房里油灯亮着。

“师傅,小师傅眼睛能看得见了吗?”

张虚怀一甩袖子,冷冷的答了她一句,“哪有那么快。”

林冰清算算日子还没到时间,倒也并未放在心上。

惊蛰一过,天气又暖了许多。

林冰清吃得好,睡得好,个子比年前高出了半个头。

她的长相和乡野村姑完全不一样,个子一高,便显出些少女的韵味来,别说是男子,就是大姑娘小媳妇的,也都忍不住多看几眼。

张虚怀心里骂她“招蜂引蝶”,但出诊却不让她跟着了,只让她在家看门。

家里有那个瞎子在,怎么着都安全。

林冰清这会已经把七里八乡所有的病症都看了个遍,师傅不让跟,她也就安安静静的在家守着。

其实,她心里已经在盘算着再过些日子,等小师傅的眼睛能看见了,就打算出师。

上一辈子,谢家是在冬天找到孙家庄来的,现在已经是三月,还有大半年的时间,为了保险一点,她得早早的预备起来才行。

这日中午,张虚怀没有出诊,林冰清趁机告了假,往里正家里去。

里正刚从镇上回来,灰头土脸的在井边打水洗脸。

林冰清走到他跟前,“里正大人,我想求你个事儿。”

里正一看是她,不敢怠慢。

前几日自家媳妇身子不利爽,就是这个谢丫头把的脉,开了两副药就吃好了。

“你说,啥事?”

“我家想在镇上置个小房子,不知道里正大人有没有门路。”

里正大吃一惊,“好好的,跑镇上置房子干什么?”

“家里没田没地的,爹也没个营生,眼看就要坐吃山空,想趁着手上还有点银子,在镇上置个能做生意的小门房,等我再跟师傅学几年,就去镇上给人看病。”

“村里就不能给人看病了?”

林冰清嘿嘿干笑几声,“总不能教会徒弟,饿死师傅吧。”这十里八村是张郎中的地盘。

“这都是好几年后的事儿呢,这么早就置办上了?”

“再晚几年,银子都要被我折腾光了。”

里正倒也没有吃惊。

他可听说林冰清给张郎中当药童,是一毛钱也没有的,不仅没钱,还要倒贴一个李青儿做苦力。

“行,我帮你留意着。”

林冰清心头一喜,“谢谢里正大人,事成之后我会多给里正大人二两银子,作为酬谢。”

里正心中一动,心道:给这丫头做事,手上从来没落空过,怪会做人的。

林冰清凑上前,从口袋里掏出几片当归,“这个给婶子炖汤喝,大补的。”

里正一看是当归,知道是好东西,不客气的拿了过来。

“大人,这事先不要声张,免得孙家那头知道了,又来找我爹闹。”

“放心吧,事没成,我声张个屁。”

“谢谢里正大人,我先回去了。”

里正看着她的背影,心里盘算开来。

这丫头又会做人,又能看病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,这房子的事情,自己还得尽心尽力的去办,日后也好留条线。

……

林冰清走出里正家,一脸的轻松。

无人知道,她托里正大人买镇上的房子,真正的目的并非开医馆看病,而是虚晃一枪,为的是不让谢家找到。

到时候他们先从庄上搬到镇上,再趁着月黑风高从镇上溜走,悄无声息的,任是谁,都无法摸清他们一家的行踪。

这个主意,是她想许久才想到的,损失的也就是那买房子的钱。

天衣无缝!

“林冰清,你给我站住。”

一条身影拦住了她的去路,一瞧,竟然是孙兰花。

林冰清索性退后半步,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,“孙兰花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“把衣服脱下来,你这个连爹都不知道的贱种,不配穿这么好的衣服。”

姑娘,你脑子病得不轻吧。

林冰清眼神疏离,淡淡的回了她四个字:“你更不配。”

孙兰花的眉毛立刻竖了起来,表情一下子变得很凶恶,“你竟然敢不听我话?”

要是曾经的林冰清,早就吓得一团哆嗦,不管三七二十一什么都答应。

毕竟孙兰花长她几岁,个子高她一个头。

可这会,她面不改色,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,你算哪根葱,哪根蒜啊?”

“反了天了!”

孙兰花眼睛一瞪,大巴掌就要抽上去。

突然,一只大手握住了她的,回头,竟然是她的哥哥孙富贵。

“哥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“滚,别欺负我们家阿渊。”孙富贵把人推开,身子往前站了一步,把林冰清结结实实护在了身后。

你们家阿渊?

林冰清嘲讽的话刚到嘴边,又咽了下去,她倒要看看,这个孙富贵想干什么?

孙兰花恶狠狠的看着林冰清:“别以为有我哥护着,我就治不了你,你给我等着。”

“还不快滚回去!”

不等林冰清开口,孙富贵比她先一步爆发。

孙兰花眼里含着一泡泪,鼻子里呼出一个“敢怒不敢言”的哼后,扭头就跑。

脸转过去的瞬间,她的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。

……

“阿渊妹妹,你别怕,我把她赶走了,以后谁欺负你,我都帮你出头。”

孙富贵一双三角眼睛放肆的在林冰清的脸上扫来扫去。

哎哟喂,我的阿渊怎么就长得越来越好看了呢,脸上水嫩的他都忍不住想上去掐一把。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